betway live

  切尔西看著她湿漉漉的小嘴,和张开的两腿间也逐渐吐出水来的某处,眼神暗了下,大声咽了口口水,然後逼著自己移开目光。

betway live

  切尔西也不理她,扯开她的手,强行检查完毕,确定确实没事之後,这才有心思关心别的,拿起她做的兽皮靴问道:“这是什麽?”

  涂过药之後切尔西从身後抱著她,一直跟她说话,不让她睡觉,生怕她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,还不时掀开看看她的花穴还流不流血了。

  艾维似乎做出了兴致,又跑回家去拿了各色的兽皮来,让慕莎帮忙,白色、灰色、黑色、红色的兽皮靴各做了一双,别说这麽几双做下来,两人的手艺好了很多,不但做的结实了,也好看了,慕莎还特意剪了些白毛下来,做成一个小白球,缝在了兽皮靴的脚尖处,兽皮靴立刻就变得俏皮可爱了。

  摇头拒绝道:“不行,我会弄伤你的。我一插进去就控制不住力道。不行,绝对不行,那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。”

  艾维看她做的兽皮靴又柔软又暖和,也想跟著学,央著慕莎教她。慕莎虽然看著一个大男人拿著针缝缝补补的样子很是黑线,但也不藏私的很有耐心的教他做了一双出来。

  天微亮的时候,慕莎已经困得不行了,可是切尔西不让她睡,慕莎就誓诅咒保证只睡一会,一会就醒过来,切尔西看她花穴里好像不再流血了,这才让她小睡一会。

  切尔西试图把她抱著他腰的小手拿开,可她抱的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怕伤了她,最後只好妥协的哄道:“慕莎,宝贝儿,你乖,快放开我,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  令慕莎有些头疼的是,他每晚都会抱著她给她介绍各种野兽的习性,直到把她说得睡著为止,就是不再碰她了。

  切尔西也不理她,扯开她的手,强行检查完毕,确定确实没事之後,这才有心思关心别的,拿起她做的兽皮靴问道:“这是什麽?”

  涂过药之後切尔西从身後抱著她,一直跟她说话,不让她睡觉,生怕她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,还不时掀开看看她的花穴还流不流血了。

  知道卡瑞达确实是无能为力了,切尔西只好把止血的药材都捣碎了,然後扯掉慕莎的自制裤头,要抹进慕莎的花穴里。

  知道他是怕再弄伤了她,以前他每晚压著她使劲欺负,她就想著他要是能不碰她就好了,可是他现在真的不碰她了,她又觉得空虚,心里毛毛的不踏实。

  他有好些天没去打猎了,家里的存肉也都吃的差不多了,再不出去打猎他们就要饿肚子了。对慕莎千叮咛万嘱咐的,不准她下床,不准她乱动,又不放心的找了艾维来,让他负责照顾她,这才出去打猎了。

  “不是的,切尔西……我难受……你快……停下……不要……啊啊啊……”慕莎不知道该怎麽跟他解释她的身体状况,又偏偏被他控的动不了,只好拼命的摇著头喊不要。

  切尔西把今天的打到的猎物放到储藏室里,洗了手,三两步走到床边就掀开慕莎的衣服,查看她花穴的情况,慕莎羞得赶紧扯下衣服,挡著那里不让他看。

  切尔西把今天的打到的猎物放到储藏室里,洗了手,三两步走到床边就掀开慕莎的衣服,查看她花穴的情况,慕莎羞得赶紧扯下衣服,挡著那里不让他看。

  “不要。不可以,切尔西,我真的没事。不用涂那些药了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慕莎拼命躲著他的手不让他涂进去。

  於是把她更用力的搂进怀里,下身稍稍控制了点力道,低头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,道:“小东西,我还一次没出来呢,怎麽又想耍赖了?”

  慕莎感觉到她的脸上似乎被一个滚热的水珠砸了下,难道切尔西哭了,抬头想看看他,却被切尔西一只手蒙住了眼睛,另一只手就趁著她不再挣扎的空挡把药抹了进去。

  切尔西试图把她抱著他腰的小手拿开,可她抱的太紧,他又不敢太用力,怕伤了她,最後只好妥协的哄道:“慕莎,宝贝儿,你乖,快放开我,我要忍不住了。”

  慕莎被他这样大惊小怪的样子弄得很是头疼,又有苦说不出。只好答应他乖乖的躺在床上让艾维照顾,可是她已经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,实在是难受的不行。

  @华文在线 .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华文在线立场无关。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

  卡瑞达在慕莎肚子上隔著衣服按了按,又看了看她的眼底,至於流血的那里,切尔西是说什麽也不会让他看得。随後问了慕莎几个问题,例如这里疼不疼啊,感觉哪里疼啊,之类的。

  切尔西也不去打猎了,就这样日夜的守著她,不时给她擦洗上药,足足折腾了三天,期间有其他族人听说慕莎病了想要前来看望,都被切尔西给吼了出去,只有卡瑞达获得批准可以进来,每天帮她检查下身体,然後留下各种各样的药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